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特朗普的不确定性初显威力 刘鹤的三重焦虑

    时间:2018-03-09 13:35    来源:多维新闻    阅读:
该来的还是来了: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8日签署命令,认为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决定将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全面征税,税率分别为25%和10%。随后,中国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就此回应称,中方已通过多层次、多渠道表达中方立场和关切,向美方提出了严正交涉。

中国的确在通过“多层次、多渠道”与美国沟通,最新的例证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2月27日至3月3日访美。3月7日,刘鹤还谈及了自己日前的访美之行,称中美双方都表示不打贸易战,而是继续进行进一步沟通和深入谈判,促进双边合作。

杨洁篪访美希望降低中美在贸易问题上的杂音(图源:VCG)

将在中美关系中发挥重要作用(图源:新华社) 此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美也磋商了贸易问题。根据刘鹤的表态可以推断中美还会进行更高级别或者说更多的接触。 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频频放话“贸易战”之后,包括美国盟友在内都很紧张。但相比于欧盟、英国和加拿大等国只是通过电话等方式要求美国谨慎,北京的反应明显更激烈,一个月内派出两名中央政治局委员访美即是证明。为何中国会如此担心? 首先,白宫人事变动频繁,中国并不清楚中美关系究竟由谁负责,就比如说,刘鹤在访美期间就不知道找特朗普政府的哪位官员谈贸易。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第一任期时,中美外交由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负责,第二任期则变成了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可到了特朗普时期,北京到底找谁接洽仍没有确定下来。 北京曾将希望放在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身上。2017年农历春节期间,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赴中国驻美大使馆拜年是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与库什纳在幕后协商的结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特朗普2017年4月的海湖庄园会晤也是两人一手操办。 库什纳(右一)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左一)曾密切联系(图源:中央社)

 但之后,库什纳的角色被削弱。2017年5月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库什纳原计划出席,后来被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高级主管波廷格(Matt Pottinger)替代与会。特朗普同年11月访华前,库什纳夫妇曾计划访华为特朗普访华铺路,最终访问未能成行,由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取代。

更糟糕的是,库什纳在特朗普整个团队中的角色也不再吃重。2月28日,他的安全许可被降级,无法接触最敏感和最核心机密的外交政策。也就是说,特朗普的外交决策前后,库什纳无法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因此,即便北京与库什纳建立联系,仍很难理解特朗普对华外交的核心思路。 除了库什纳之外,中国也曾一度寄望于蒂勒森,蒂勒森在2017年3月和9月曾先后访华,也曾与习近平、杨洁篪等中方官员磋商过中美关系。

但蒂勒森与特朗普在外交议题上经常出现不一致的情况,在外交决策中被边缘化,甚至一度传出其要辞职的传闻。这也就使得中国不能将磋商、谈判一事放在蒂勒森身上。 其次,中美之间对话机制也因为美国官员的不确定性陷入困境。

习近平与特朗普首次会晤时敲定了4个对话机制,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2月初访美与蒂勒森会面时只是称上半年举行第二轮全面外交与安全对话,而第二轮全面经济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在年内尽早”举行,其实也暗含了一种不确定性。

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Terner Mnuchin)、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Louis Ross Jr.)共同主持。现在,努钦主要忙于美国内政,如税改等。而罗斯则在贸易问题上属于强硬派,一直主张征收关税,据悉,特朗普此次要在钢铁和铝制品上征收关税就是罗斯力挺的结果。这样一个鹰派人物占据特朗普政府贸易的主调,中国能与美国开展经贸对话的困难有多大。

汪洋在2017年7月访美与美国举行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但效果并不理想

而中美另外一个经贸对话的机制—— 中美商贸联合委员会议也停摆,最近一次会议是在2016年,中美两国领导人当时商定的是中国副总理担任中方主席,美方由商务部长和贸易代表共同出席。

罗斯的情况已经不是中国乐观的结果,而美国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本身是贸易强硬派,而白宫贸易温和派、首席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n)在3月6日刚刚宣布辞职。

目前,特朗普的经贸团队还有一名强硬派——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贸易鹰派官员上位,中国又该如何和美国谈?

再来说中美执法及网络完全对话,美方官员由美国司法部长赛辛斯(Jeff Sessions)和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杜克(Elaine Duke)牵头。可赛辛斯现在被通俄门拖累,杜克在洪都拉斯移民问题上曾遭到白宫的施压,杜克不满也曾萌生出辞意。

至于中美社会和人文对话,美方官员牵头的是蒂勒森,如前文所说,蒂勒森的国务卿一职能不能干到今年结束还要两说。

最后,中国还不清楚中美之间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刘鹤在访美期间曾提出希望美方向北京列出它们认为的问题清单,但特朗普政府并未给予回复。中国并不清楚当下中美或者说经贸问题的关键在是什么。所谓对症下药,可当症结都不清楚的时候,“药”又在何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中国不清楚美国的意图,其实也反映了北京的一种被动,这背后的焦虑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