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中美国家安全之战迟早发生_成长中国网-多维新闻|万维读者|留园网|八阕|倍可亲|国际新闻网 
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中国学者:中美国家安全之战迟早发生

    时间:2018-07-12 11:18    来源:多维新闻    阅读:

 
王逸舟认为小布什出兵中东是美国由盛转衰的分水岭(图源:VCG) 
 
对于美国额外2,000亿美元的商品关税威胁,中国商务部7月11日回应称,美方加速升级的方式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将“不得不做出必要反制”,美国对华贸易大棒第一招刚刚落下,第二招便接踵而至,贸易阴雨使得中美外交也变得缥缈不定。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副院长王逸舟就此回答了多维记者的提问,从外交研究的角度来分析,他认为美国由盛转衰的过程决定了其采取战略性收缩、聚焦于经济的必然,贸易战源于美国的内部矛盾与中国的自身弊病,而特朗普在贸易上与中国较劲实则为中国迎来了机遇期。 
 
美国由盛转衰决定了战略性收缩的必然 
 
王逸舟说由于中国等一些新兴大国的崛起,使得老牌发达国家相对而言显得越来越乏力,有所衰败,美国人现在怨气冲天。20年前全球GDP中的产值,发达国家是什么比重,看看现在这个比重就知道美国的不满是有道理的。一名联合国官员曾对王逸舟说,11、12年前的时候,联合国70%以上的国家都是跟美国结成最大的双边贸易关系,现在联合国190多个国家,将近130个国家主要的贸易伙伴已经变为中国。 
 
美国政界都在普遍怀疑是不是他们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这几十年帮助中国改革,给中国投资,自己反而衰败了,国内出了这么多的铁锈地带,而在外交方面到处去打仗,建军事基地,在这样的自我怀疑中,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当选是带有某种历史必然性的。回顾90年代克林顿(William Clinton)执政时期,美国无论在经济还是外交方面均属于全盛时代,当时苏联解体了,对手消失了,外交方面好像打遍天下无敌手。内政上政府聚焦经济,美国人的生活非常可观。 
 
但是到了小布什(George Bush)时期就开始出现战略性的判断错误,在中东大出手,改造所谓的流氓无赖国家,遇到很野蛮的 “牛仔外交”,当时基辛格批评说美国只需要军事不需要外交了,在得到了教训后美国才开始幡然醒悟。后来奥巴马(Barack Obama)进行战略诉说,开始从中东撤军,继而到今天的特朗普,本质上讲特朗普也是美国全球性战略收缩的一个体现,他在很多国际义务,很多全球的战略地点抽身,开始修复美国的经济,美国铁锈地带。不管当年是不是特朗普上台,美国由盛转衰的过程都决定了这个战略性收缩的必然性。 
 
反而中国在90年代初的时候是很不被人看好的,普遍都认为苏联垮了,越南、古巴、中国也都会出大事。但是中国人不仅没有垮,而且后来开始第二轮改革,南巡以后到了入世,北京奥运期间提出“更高、更快、更强”,再到现在好像一路顺风顺水。这个过程带来了双向的观感,一方面是美国是抱怨、嫉妒、不满,另一方面是中国人的“打仗谁怕谁”。要知道虽然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差距在缩小,但仍然是发展中大国,这是一个新型大国和一个老牌的巨头、全能冠军之间的差距。 


 
相较于希拉里,王逸舟认为特朗普可成为中国的机遇(图源:VCG) 
 
打贸易战损失是不对等的,中国一定要对自己的发展全局,对其他的方向有谨慎的判断。 
 
美国方面的矛盾 
 
虽然美国对墨西哥、日本、加拿大、欧盟都在抡贸易大棒,但是其贸易逆差的65%都来自中国,王逸舟认为美国人如果把那些没有打开的门打开,把一些高科技的、军工的,所谓的巴黎委员会禁止给中国出售的这些机能打开,几千样产品每一个都是多少亿,一年下来中国就增加几百甚至更多的订购,便可以大大的减少贸易不平衡。但是美国害怕中国的崛起,所以禁止出口很多敏感的技术,高科技产品,这就是美国方面的矛盾,一方面想打开市场,一方面又守着一堆宝贝。中国可将此作为谈判桌上的反驳点。 
 
中国自身的弊病 
 
在王逸舟看来,实际上不仅美国,欧盟、日本、韩国、菲律宾最近也都起哄,指责中国作为当今国际贸易的一个大角色存在着诸多短板,比如说政府对一些重大央企的收购提供补贴,限制市场进入的领域,比如说金融、银行,防止系统性的紊乱,所以好多领域是打了隔断的,这个隔断是有两面性的,在有些领域可行,有些领域却行不通。 
 
比如说网络主权,一方面大国的网络安全主权是政府要优先考虑的,但是可能到了某些部分,某些网信办手中加码之后有一些信息就不通了,有一些微信就随时被“和谐”了,外部信息看不到,内部信息不通畅。 
 
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定位是“新兴大国”,何为新兴大国?一方面是快速崛起,另一方面就是“新”、不成熟,过多的自我保护,或者一些领域开放度不够,中国不应抱残守缺,对过时的领域一定要进行改革。 
 
特朗普是中国安全的发展机遇
 
王逸舟表示特朗普上台后主要同中国在贸易方面较劲,但若彼时是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上台,那么民主党极有可能在政治议题、安全问题上对中国的动作更多,所以目前的中美贸易纠纷可以视为中国在安全方面的机遇。中国作为一个全球性角色,作为世界第二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的崛起,中美迟早会在安全领域,在敏感问题上狭路相逢。 
 
面对美国方面不可预知的行动,中国此时开始强身健体就显得尤为必要,打铁先要自身硬,所以从意义上讲这场贸易战没有什么,不算是什么特别惊天动地的大事,从中美双方的谈判可见,中国人现在真不是特别被动挨打的角色,实际上还是有很多的机会。 
 
国家的发展就像人的成长一样,有周期的,没人可以长生不老,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长期兴旺,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上升的周期已经维持40年了,还能维持多久?用好这个时间,让中国真正的按当年邓小平的说法,用好和平发展的机遇期,使得中国的国内改革、建设发展再上一个新台阶。

长按二维码添加成长中国微信公众号: chengzhangzhong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