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爆料牵出快鹿事件 揭露鲁炜与娱乐圈秘闻_成长中国网-多维新闻|万维读者|留园网|八阕|倍可亲|国际新闻网 
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崔永元爆料牵出快鹿事件 揭露鲁炜与娱乐圈秘闻

    时间:2018-07-01 09:50    来源:多维新闻    阅读:

 
崔永元爆料牵出中国网信办原主任鲁炜 (图源:VCG) 
 
中国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近日大爆娱乐圈“天价片酬团伙”逃税内幕,得到中国官方部门的联合整治。但崔永元爆料所牵出的上海快鹿事件,至今仍有很多内幕未有浮出水面。据悉,上海快鹿事件牵涉到两位关键人物,分别是中共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和遭到红色通缉的快鹿投资集团原董事长施建祥。 
 
崔永元爆料牵出快鹿事件 
 
北京时间6月28日,大陆微博流传的一篇题为《施建祥:我的朋友崔永元》的文章暗示了两点信息:其一,崔永元有关娱乐圈逃税的爆料合同来源于施建祥,其二,崔永元揭露娱乐圈内幕似乎是在为施建祥洗白。 
 
但该文章最后备注为“代笔”,是否是施建祥本人之意,尚未获得证实。 
 
崔永元曾曝光一对演员夫妇7.5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阴阳合同,外界猜测为黄圣依夫妇(当事人已公开否认)。随后网友称,崔永元连日来曝光的合同可能为《大轰炸》的电影合同。在这部电影的投资方是快鹿集团,制片人是快鹿董事长施健祥。 
 
除了《大轰炸》,快鹿所投资的《叶问3》直接导致快鹿资金链出现问题。 
 
2016年3月4日,《叶问3》上映,同时票房频频传出捷报。然而,随之而来的“票房造假”质疑声也将其推上了舆论漩涡,甚至惊动了电影局介入调查。而实际上,《叶问3》频现幽灵场等现象背后,是多方资本玩家的利益合作。 2016年4月5日,快鹿集团董事长主席施建祥因身体原因辞职,此后施健祥一直在海外。施建祥也在上述文章中披露,“很多人说我出逃美国,不是的,我是来美国治病的。因为我的心脏一直不是很好,后来就回不了国,你懂的。” 
 
2017年1月,国际刑警组织已对其发布红色通缉令。就在崔永元爆料娱乐圈天价合同之际,施建祥的名字也再次出现在中国官方的通缉名单中。 
 
资料显示,施建祥是快鹿集团前董事局主席,旗下多家理财平台、香港十方控股等公司实控人。他还曾担任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基金会副会长、上海历届春节晚会中首次由民营企业家担任总导演等等。 
 
近日有报道引述施建祥加拿大朋友提供的可靠消息称,施建祥休养期间仍然亲自组织兑付工作,快鹿事件爆发伊始,快鹿拥有500亿净资产,但在数天内遭到严重的破坏和侵吞,资产断崖式蒸发,仍净存200亿,在此基础上,施建祥为当天、金鹿近3万投资人,总计140亿资金,进行兜底担保,施建祥有这个信心和能力去兑付。 
 
消息指出,快鹿事件爆发不久后,施建祥通过媒体发声,详述“完美兑付”计划,恳求政府给他6个月时间实施,将自己的全部资产,现金,房产,有价证券100%拿出用于兑付。但后来所有参与兑付的高管和员工遭到上海公安的拘捕。 
 
检索大陆公开资料发现,2017年8月9日,快鹿集团官网显示,快鹿将重新组建兑付领导工作组,施建祥担任组长,亲自率队保障兑付,并落实承诺“在2017年12月31日前实现完美兑付。”   
 
施建祥当时表态,“快鹿不会跑也不会怕,更不会给政府添麻烦,我们会用真心付出、真情兑现来践行企业的责任,企业的担当。” 


 
崔永元(左)爆娱乐圈逃税内幕,施建祥(右)也一同被指控 (图源:@吴法天) 
 
鲁炜疑操控快鹿事件 
 
上海快鹿事件已经过去两年了,最近也传出关于鲁炜涉嫌其中的消息。 
 
有报道称,鲁炜曾利用手中的权利,收受邵永华钱款后,把施建祥从商30年,前29年所有好的新闻评论和报道以及一切荣誉一夜全部删除,同时虚构编造各种虚假新闻,通过各种媒体,恶意设计制造《叶问3》假票房事件,连续6个月进行攻击,以每天2,000篇虚假负面新闻,平均每7分钟一篇文章,制造舆论暴力压制施建祥。 
 
观察人士分析,鲁炜已经被捕,是否参与该事件无法证实。这些消息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不排除施建祥为自己洗白的情况。 
 
不过,《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与鲁炜被免网信办主任一职同样发生在2016年6月份,暂不清楚鲁炜被免是否与快鹿事件有关。鲁炜曾以“严管网络”著称,监管微博和社交媒体是他的政策支柱。有消息称,他还经常睡在办公室,为了铲除网上的异议声音,连洗澡的时间都用于开会删帖。 
 
报道引述知情人透露,事件中另一位投资人邵永华不仅勾结鲁炜,还联合上海公安以及快鹿在行业内竞争对手的力量,导演了上海快鹿挤兑事件。据说,单是花在鲁炜身上的钱就达8,000万之巨。另有大笔资金花在上海市公安局负责人身上。快鹿的资产处置与兑付计划被官方强行禁止。 
 
根据官方《追讨名单》描述:邵永华利用其职务之便,先后多次以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形式向快鹿集团及相关公司借贷18.3亿元港币(1港币约合0.1274美元),非法侵占公司资金。在担任当天金融在线董事长之际,邵永华将从线上融到的数万投资人的投资款挪用,目前有近5,000万不知去向。
 
据悉,事发后邵永华也一直出逃境外。有消息称,当地警方接到举报至今,只是对包括其在内的几名涉案表示,不侦查、不立案、不边控。事件发酵后,只是对邵永华等采用程序式立案。 
 
至于代表上海合禾影视公司和某文化传媒公司签字的彭明达,网络盛传,他是上海公安长宁分局经侦大队某负责人的儿子,快鹿案事发后逃往新西兰,还带去了两亿元。 
 
从2016年4月初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被曝出资金链断链,两年多时间已经过去,曾经该公司管理层数度放出“豪言”尽快兑付,究竟追缴回多少目前官方仍没有实际数据公布。 
 
分析表示,快鹿案侦办机构是否真的伙同涉案人员瓜分资产,仍有待证实,希望中共高层重视快鹿事件,重新彻查,及时公布事件背后的真相。 

长按二维码添加成长中国微信公众号: chengzhangzhong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