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金稳委人事布局解读 中国经济核心决策者并非刘鹤

    时间:2018-07-05 10:55    来源:多维新闻    阅读:
在中美贸易战正酣期间,北京时间7月3日,中国新一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下称金稳委)成立。 
 
蹊跷的是,一天之后,近年传出“资金链危机”的海航集团今日发布讣告指,海航集团联合创办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导致重伤,经抢救无效,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不幸离世,享年57岁。而在此之前,今年1月17日《人民日报》刊登“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权威访谈)——专访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文章中,“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银监会主席、金稳委委员郭树清在谈及当前银行业的主要问题如是称。当时就被认为剑指海航集团。 
 
金稳委名单公布 与货币政策委员会多有重合 
 
在中国媒体的报道中,通常将这个委员会缩写成“金融委”。在西方媒体的报道叙述中,更喜欢将这个特殊的委员会称为“金稳委”。分析认为,一字之差,是中国媒体想弱化舆论对于“金融稳定”这个概念的强调。


 
在刘鹤背后,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习近平,才是中国经济真正的操盘者(图源:Reuters) 
 
需要特别说明的,金稳委仍然是中国国务院下属的议事协调机构,真正对于中国经济、金融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该委员会才是中国经济的核心领导和决策部门。2018年中国机构改革时,该机构由“小组”升格为“委员会”,现任主任习近平,副主任为中国总理李克强,刘鹤担任办公室主任一职。习近平出任该委员会主任,也印证了经济改革将是遇到问题最多、触动利益集团最直接最根本的领域。作为中共中央主要负责人,习近平统抓经济工作不仅有利于提高决策效率,保证执行效果,同时也有利于冲破各种既有利益格局的禁锢和局限。 
 
据中国政府网信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金融委主任刘鹤主持会议,金融委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易纲作了汇报,金融委副主任丁学东,金融委成员郭树清、刘士余、潘功胜、韩文秀、连维良、刘伟,以及协作单位成员李书磊、邓声明、蒋建国、杨小伟、孟庆丰、刘炤、刘贵祥等同志参会”。 
 
从前述参会人员来看,新一届金融委的主要班子成员也浮出水面。其中,主任刘鹤是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前不久兼任了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副主任易纲为央行行长,丁学东是国务院副秘书长。 
 
新一届金融委成员还包括: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央行副行长兼外汇局局长潘功胜、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财政部副部长刘伟。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他们中的大多数,还现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一职。 
 
此外,中国官方报道中,参加新一届金稳委会议的还有协作单位成员7人,分别是:中央纪委副书记李书磊、中组部副部长邓声明、中宣部副部长蒋建国、中央网信办副主任杨小伟、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司法部副部长刘炤、最高法审委会专职委员刘贵祥。 
 
在中国学者看来,由央行行长担任金融委办公室主任,有利于发挥央行在金融协调和风险防控中的作用。在金融委的7个协作部门中,既有中宣部、网信办等职能部门,也有司法部等司法审判机构。这些协作单位的参与有利于堵住监管空白,更好地防范金融风险、整治金融乱象,预计后续打击金融领域违法犯罪的力度还会加大。 
 
金稳委的政治使命 
 
成立金稳委的消息公布于2017年的7月份。去年7月14日至15日,中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参与此会议的习近平在会上表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这次会议上,中国政府宣布“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落实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职责,并强化监管问责”。会议还明确提出监管模式改为“功能监管、行为监管”,这标志着此前的“机构监管”将被取代。 
 
可以说,金稳委的成立,是自1997年中国金融工作会议确立金融业分业监管后的一次重大改革。但是分业监管模式的弊端也很明显,该监管模式按机构监管,容易因协调不足导致监管短板,这曾在2015年夏季中国A股市场“股灾”中得以体现。在2013年,中国政府曾成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成员单位有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必要时可邀请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部门参加,原则上每季度召开一次会议,以便加强协调监管、促进信息沟通。但该制度后来被市场视为“流于形式”,因为未赋予牵头部门实权,联席会议实际上仅起到监管部门之间沟通信息的作用,并无行政约束力。
 
至于金稳委和中国央行在职能划分上的分野,中国央行的职能之一是“拟订金融业改革和发展战略规划”,而金稳会的职能之一是“审议金融业改革发展重大规划”。“也就是说,央行拟定的规划,不是单纯给领导画圈圈,而是直接递交给金稳会来审议讨论。既然金稳会办公室设在央行,那么相信央行在稳定金融方面要承担更大的责任、肩负更多的担子。” 既不是学界此前广议的“英国经验”,也非媒体报道的“银保合并”简单粗暴,而是依然保持现有的“一行两会”金融监管模式不变,但会通过更加强化的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方式,实现中国央行的霸主地位。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接任金稳委副主任职务也证明这一分析。 

长按二维码添加成长中国微信公众号: chengzhangzhong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