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高调出身低调从政 透视“样板”胡海峰

    时间:2018-07-07 09:33    来源:多维新闻    阅读:

 
胡海峰在浙江历练多年(图源:VCG) 
 
北京时间7月2日,胡海峰调任浙江省丽水市委书记,距其由学入仕踏入政坛,正满五年时间,恰好也是中国政坛的一个人事周期。从嘉兴到丽水,胡海峰来到新的起点。 
 
该调动公布的三天前,习近平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大力发现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及早发现、及时培养、源源不断选拔使用适应新时代要求的优秀年轻干部”。 
 
二者虽然眼下未必有什么因果关系,但在将来未尝不会印证某种逻辑。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的提倡下,选拔任用年轻官员倾向基层一线和“艰苦地区”的趋势越发明显,已经成为一条软性标准。据统计,2017年浙江各市中,嘉兴的年度GDP为4,355亿人民币(1人民币约为0.16美元),与绍兴、台州等地差距不大,发展势头良好。而丽水则不到1,300亿,全省排名仅小幅高于舟山。 
 
换句话说,位于浙江西南部,作为全省陆地面积最大的丽水市,就是浙江省的“艰苦地区”。不过该市生态环境颇好,若能在未来数年快速发展,显然就是主政官员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最佳写照。 
 
而这一切,也许都将在未来成为胡海峰仕途道路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关键转折。
 
胡锦涛之子的光环 
 
胡海峰的家乡绩溪,为安徽宣城市下辖的一个县。该县历史上辈出名人,尤其以胡姓为多。譬如南宋文学家胡仔、明朝兵部尚书胡宗宪、清代红顶商人胡雪岩、近现代知名学者胡适等,都出自绩溪的胡氏家族。 
 
据陆媒报道,绩溪的胡氏族人又分为4个支脉,分别为“龙川胡”“金紫胡”“遵义胡”和“明经胡”。其中“龙川胡”的始祖为胡焱,曾在东晋元帝朝任散骑常侍兼中将军。而胡锦涛,就是这一胡氏支脉的第48代后人,胡海峰则是第49代。 
 
有一个曾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父亲,胡海峰的出身可谓“高调”,在他参加工作到清华大学下属的企业任职时,便已引起外界关注。其后不论在同方威视任总经理,还是走入仕途主政嘉兴,无不是媒体焦点。 
 
不同于习近平、俞正声、王岐山等人,虽然胡海峰也属于中共高官后代,但不论是成长经历还是发展路径,都已可归入全新的一代。其他类似者如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李鹏的子女李小鹏、李小琳,朱镕基之子朱云来,温家宝的子女温云松和温如春等,很难将他们归于“红二代”这个概念中,而更像是全新环境、全新背景下成长起来的高层后代。 
 
而胡海峰在这个群体中,显然是一个特殊样板——他是少数走入政坛的后代之一,且不满50岁颇为年轻。而其他如江绵恒等,或者年岁已大,或者低调从商。李鹏的一对子女中,李小琳已从电力系统退休,李小鹏在政坛也已没有多少上升空间。唯有胡海峰,未来极为可期。 
 
可以说,胡锦涛之子的身份为其带来不少成长的利好,无需讳言这是一个显眼的光环。但将胡海峰的一路上升视为全然受父辈荫庇也未尽客观,他在政商两界走来,本就可圈可点。
 

 
习近平率新一届中共政治局常委参观南湖红船(图源:新华社) 
 
嘉兴五年 “功成不必在我” 1972年生人的胡海峰现年46岁,与其他“70后”的政坛同侪相比,他并不算最为突出,如诸葛宇杰和刘捷,均已晋升副部级,前者担任上海市委常委、秘书长,后者现为贵州省委常委、秘书长。 
 
自北方交通大学毕业后,胡海峰开始与清华大学的十多年交集。2005年,在担任清华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时,胡海峰还被授予北京市劳动模范称号。两年后,教育部颁发2007年度高等学校科学技术奖,胡海峰又获科技进步一等奖,可见经营企业颇有建树。其后在2009年底出任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党委书记。 
 
值得一提的是,该研究院大有来头。2003年时,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曾率党政代表团赴清华大学,商讨共建研究院事宜。2008年12月,研究院总部大楼落成,正坐落在嘉兴科技城。彼时的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希,现已是中组部部长。 
 
中共十八大后,胡海峰于2013年5月挂职嘉兴市委副书记。这与他任职长三角研究院的经验不无关系,该院旨在发挥清华服务社会的职能,推动长三角经济社会发展方式的转变。及后主政嘉兴期间,也时可见其曾从事科研的痕迹。 
 
譬如将嘉兴打造成以全域孵化器为特征、在长三角具有特殊影响力的科技企业孵化之城;与杭州、松江推进G60科创走廊建设;嘉兴的浙江未来技术研究院中,不少“黑科技”已成为行业焦点。肇始于2014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更是已在嘉兴的乌镇举办了四届,成为当地的名片。 
 
而对于嘉兴近年来的发展,胡海峰面对采访时却说,“功成不必在我”。 
 
高调出身低调从政 
 
高调与低调,仿佛已成为这位“70后”官员的最显著特质。他的出身注定会为其带来更多聚焦目光,但十多年学研生涯,五年多政坛经历,胡海峰却又异常低调,鲜少高谈阔论博取眼球。 
 
不过低调并不意味着落寞,在嘉兴和丽水的履历,将为其带来实打实的政治收益。 
 
2017年10月底,在中共十九大闭幕一周后,习近平率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赴嘉兴瞻仰南湖红船。一个月后,南湖边树立起一块编号为“05HPNH01”的公示牌,胡海峰出任南湖首任市级湖长。 
 
而丽水市,在习近平主政浙江期间,更是八次前往调研,被认为是习“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论述的实践样板。 
 
此次升任丽水市委书记后,胡海峰仍是正厅级官员,但他获得的关注却比职位更高的刘捷等人更多。其中当然有身为胡锦涛之子的光环在,但更多的,恐怕还是之于当前的中共政坛,他更是典型的“70后”官员,是下一个干部梯队的“样板”,也将是观察中共人事布局的持续参照。 
 
事实上除去少数个例,厅局级更像是中共政坛“70后”官员的天花板。有媒体统计,目前包括中央和地方,大约有50多名“70后”官员,样本虽不算大但已有一定规模,未来的政坛新星,很大可能将从这个群体中出现。 
 
“70后”的优势 
 
胡海峰的优势正在于此,从出任长三角研究院党委书记达正厅级开始,在这一职级已接近10年。经过嘉兴和丽水两地的历练后,晋升省部级已属水到渠成,而即便用足任政坛周期来推算,胡海峰也很有可能在50出头步入正部级,仍有漫长的政坛生涯可供进取。 
 
这也是“70后”官员的普遍优势。譬如前段时间共青团中央换届,新挂职的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奇巴图,为1971年生人,现任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盟长,也被认为可持续观察其发展。 
 
作为这个群体的代表,胡海峰的标杆意义就凸显出来。特别是在浙江——这个日渐吃重的政坛高地,又是在政治意味浓厚的嘉兴和丽水先后主政,其仕途发展就格外具有样板价值——很可能助其成长为群体的“领军人物”。 
 
也许履新丽水后,胡海峰仍将保持低调,但未来的聚光灯或许已经预热。

长按二维码添加成长中国微信公众号: chengzhangzhong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