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中财办角色再解读 党管金融下的“超级机构”走向前台

    时间:2018-07-12 11:18    来源:多维新闻    阅读:

 
中财办主任刘鹤身兼多重职务(图源:AFP) 
 
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简称中财办)前副主任杨伟民近日在公开演讲时披露了这家“中南海智囊机构”的工作细节。他指出,“中财办领导班子成员都是亲自动手,官越大,写的越多。”这句话似乎也在暗示,身为中财办一把手刘鹤的日常工作并不轻松。 
 
从今年三月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改为中央财经委员会至今已有四个月的时间。值得注意的是,对比改革之前有声音称,中财办的地位在上升。观察人士指出,这种说法显然是武断的。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中财办的角色发生了变化,这个机构开始真正成为中国经济决策的大脑,而一行两会则是扮演着“执行者”的角色。 
 
分析人士认为,之所以说中财办已成为中共高层经济决策的大脑,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原因之一:刘鹤政坛角色之变 
 
不可否认,在中国的政治中,一个机构的地位变化与否,与其主政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主政者强势,机构即强势,而主政者能力不足,该机构的话语权则通常不足。 
 
刘鹤自中共十八担任中财办主任以来,直至十九大后担任主管金融、中美贸易等领域的副总理,已然成为中国金融领域站在一线的领导者,自然他的老班底,中财办的决策地位也就水涨船高。 
 
这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其一,在中美贸易战期间,刘鹤曾两次以“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的身份访问美国,包括今年三月份出任副总理之前,还有五月份出任副总理之后。 
 
除此之外,中南海还任命刘鹤为中欧经贸高层对话中方主席。按照惯例,这两个职务原本由国务院分管商务的副总理担任,如此前的王岐山、汪洋等。但如今打破惯例,由刘鹤执掌,具体办事机构即是中财办四局。 
 
分析人士指出,中财办在国际上的角色突显,中财办官员参与到中美、中欧等国际事务中去。 
 
其二,在刘鹤第二次访美时,他的随行团中还出现了一位新的面孔——新任中财办副主任廖岷。这位金融实践经验丰富的官员曾先后在中央银行、大型企业集团、香港上市公司、大型商业银行工作。 
 
此外,今年5月3日,曾在中财办任职多年的韩文秀亦重返中财办担任副主任一职。据悉,韩文秀曾在中财办、国务院研究室工作期间,多次参与政府工作报告、中共全会文件等文件起草,还多次担任中央宣讲团成员。 
 
分析表示,有关中财办人事的安排调整则表明,中财办自身的班底在加强。而央行前副行长易纲晋升行长之后,也继续兼任中财办副主任。中财办副职兼任财政部、人行职务,成为常态标配。 
 
不仅如此,本月初新成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也任命刘鹤为一把手的主任,上述中财办副主任韩文秀亦成为该委员会的成员。 
 
在新一届国务院分工中,刘鹤分管金融、工业、交通、科技等领域,因此其兼任金融委主任、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属于分内之事。但通过中财办,又获得对财政部、商务部的话语权,从而统筹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国际财经、供给侧改革、科技创新等财经要务,将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各大国际财经平台对话机制整合至统一端口。 
 
另外,过去多年来中央农村领导小组办公室与中财办合署办公,今年机构改革将农办从财办划出,与农业部合并,实则是中财办剥离非核心功能,专注宏观经济大局。 


 
廖岷曾随刘鹤访美(图源:中国共青团官网) 
 
原因之二:中财办官员“遍地开花” 
 
除了领导者之外,一个机构是否角色有变,还取决于从该机构中出身的官员,能否呈现一个梯队,活跃在政坛。这也与领导者强势,相辅相成。十八大后,中财办官员“四处开花”,自然中财办的角色也就发生根本性变化。 
 
近几年,中财办走出去的官员大多仕途向好,被分配到实权部门。像是原来担任经济二组组长的张松涛后来历任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党委委员、中国进出口银行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等要职;早年担任局长的苗复春,后来出任中国人寿保险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宏观局前局长韩文秀,离开中财办之后,出任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 
 
还有中财办前副主任舒国增出任驻中办纪检组长;中财办综合局前局长蒲淳出任中财办秘书组巡视员;二局局长尹艳林晋升中财办副主任;四局两任局长方星海、廖岷分别升任证监会副主席、中财办副主任;一局局长刘国强调升人行行长助理,等等。 
 
在这些人当中,现任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更加受瞩目。据报道,方星海在2013年中国人大期间曾给已经担任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写信自荐,称有兴趣为国家金融业发展作出贡献。 
 
2013年6月,方星海被正式调入中财办,协助刘鹤起草金融改革方案。曾有中共党内人士评价称,刘鹤选择方星海,是为了实现放松对跨境投资的限制这个目标。也有分析称,方星海的提升意味中国国家领导人希望有较年轻的地方官员加入中央政府的决策机构。 
 
2015年10月,时任中财办经济四局局长局长的方星海直接升任证监会副主席,实现了由厅局级到副部的飞跃。 
 
对比财政部,则颇具意味。经过这几月的调整,财政部领导层已有三位中纪委委员,包括部长刘昆、纪检组组长赵惠令、副部长邹加怡,其中邹加怡还是中纪委常委、国家监察委委员,这种配置在各部位中实属罕见。 
 
此外,还各有一名中央委员、候补中委,分别是部党组成员兼社保基金理事会党组书记王尔乘、副部长程丽华,而程丽华又是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的老部下。 
 
有评论指出,如此加强版的配置,似乎从侧面凸显了中共清理整顿财政系统的力度。早些时候,原财政部党组副书记兼副部长张少春被查,他与早前落台的原财政部副部长、国家统计局局长王保安都是财政系统老将,树大根深,牵连甚广。 


 
方星海深得中共高层信任(图源:Reuters) 
 
原因之三:党管金融下的政治大背景 
 
随着近年中共中央推动金融反腐的高潮迭起,“党管金融”也成为中共中央积极推动并落实的金融治理基础。刘鹤接连出任党政要职,中财办本身就是“党管经济”这一原则的具体体现。 
 
2014年6月,习近平首次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身份主持会议。习近平出任该小组组长,也印证了经济改革将是遇到问题最多、触动利益集团最直接最根本的领域。分析指出,从中国的制度设计上来考量,设立财经领导小组正是“党抓中心工作”也即“党管经济”的具体要求和体现。 
 
2017年4月,习近平在政治局会议上对金融治理提出明确的思路:“必须加强党对金融工作的领导,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完善党领导金融工作的体制机制。”在为期十年的金融自由化之后,中国正式以“党管”的名义发起一场金融大监管。 
 
2018年中国两会之际,中共中央印发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主调是实现党领导一切,包括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升格为委员会,成为党管的超级财金决策机构。
 
今年四月份,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召开,习近平再次以委员会主任的身份主持会议。其中通过的《中央财经委员会工作规则》强调,要加强党中央对经济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做好经济领域重大工作的顶层设计、总体布局、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至此,中共超级金融机构的角色被重新定位。 
 
评论指出,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改为委员会,是健全党对重大工作领导体制机制的一项重要举措。中共“人民网”也解读称,相关安排意味着某种程度上“升格”,由“亚正式”制度“脱非入正”,实现制度化、常态化、稳定化。 
 
分析表示,作为中国经济最强决策机构,中央财经委员会的成立,意味着中共中央将此前分散的决策权进一步收拢,以委员会办公室的方式确保政令畅通,避免再出现“政令不出中南海”“九龙治水”的局面。 
 
无论是出席中美经济对话等国际事务,还是自身角色的突显,近期以来,在遵循“党管金融”的背景下,刘鹤所领导的中财办正在以“经济决策大脑”的角色走向前台。

长按二维码添加成长中国微信公众号: chengzhangzhong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