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狠批国企和地方按兵不动 高层极度不满改革停转

    时间:2018-07-13 11:03    来源:多维新闻    阅读:
近来,中共债务“去杠杆”严政遭遇国企和地方政府抵制的传闻,在坊间不断传播扩散。而截止北京时间7月10日,中国央企新一波密集“换帅”潮,半年来总计有19位央企“一把手”被撤换。同期,湖南两地市深陷债务危机旋涡,而对于各方关注的地方债,中南海明确表态“不救助”。迹象表明,中共高层对中国国企和地方政府在推进改革上的动作迟缓甚为不满。 
 
中国国企因产能严重过剩与低效运转,经营一度陷入困境,而在上一轮的4万亿财政狂飙突进中,中国地方政府也积累了大量债务。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包括国企负债和地方政府债务在内的中国宏观债务,目前已经升至GDP的260%高位。这当中,据中共财经官员爆料,国企负债约为95万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8美元),地方政府债务也逼近40万亿元。 
 
两年前,中国金融机构大调整,开启防范化解风险模式;两年之后,金融系统一直在做,但是以国企和地方政府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却畏缩不前,毫无作为,困守自己利益之地,成为中国当下改革最大矛盾,中共高层对此极为不满。 
 
金融去杠杆遭遇实体经济按兵不动 
 
最近的热点,无论是信用债的违约、地方政府PPP项目的下马,还是社会融资数据的断崖式下降,以及对一度声势浩大的三四线城市棚户区改造的紧急叫停,这些都与金融整顿有密切的关系。十九大前后,中共高层已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放到首位,金融系统应声而动,金融行业也感受到了巨震,而且还在持续不断。 
 
现在的问题是,以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却按兵不动,对早已列入议程表的改革迟缓、拖延,而这种推脱和不作为已经形成了对中国整体改革的拖累,造成事实上的改革空转停转,由此触发的中国社会不满情绪也逐渐扩散。


 
习近平(左)罕见发难,“谁说国企搞不好”(图源:新华社) 
 
6月14日至15日在上海举行的2018陆家嘴论坛峰会上,中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财办前副主任杨伟民在演讲称,近两年处置的僵尸企业仅为“冰山一角”,“死窟窿”不清理将耗尽中国经济的源头活水。 
 
“国有企业改革进展缓慢一定程度上拖了后腿”,“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上升到基本经济制度重要实现形式高度,对改革方向十分明确的改革没有必要搞试点,也没有必要审批以后再改革,不要把改革搞成审批制”。 
 
对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停滞发出更加强烈不满信号的,正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6月13日,习近平现身山东烟台,先后视察两个国有企业并讲话称,“谁说国企搞不好?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革,抱残守缺不行,改革能成功,就能变成现代企业”。 
 
北京政治分析人士指,和以往鼓励国有企业“做大做优做强”的和颜悦色大为不同,此番习近平讲话含义更为丰富,第一是有人反映国企搞不好,习要回击这种看法,认为能搞好。第二,批评“抱残守缺”习对目前国企改革进展十分不满。第三,要搞好,就要改革。第四,改革的方向是现代企业。 
 
而地方政府一边,5月19日,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出席“2018中国企业信用发展论坛”并演讲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元,“但是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政府信用比企业信用还差”,“现在要让他还债,他说我工资都发不出来,财政困难得很,怎么办?所以现在欠的这些债不说还本,还息许多地方都还不起”。  
 
中国国企成最大利益集团 
 
2013年底在习近平主持下,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是中共60年历史中仅见的、“非常有价值”的文件,该文件为中国国企指出了市场化以及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方向。2017年,在时任发改委副主任刘鹤的主导之下,中国联通率先完成混改。 
 
但随后似乎就戛然而止了,说好的要出台一个国企改革的计划,至今还未见出台,只看到了一些没有公开的草案,但大部分计划都太差。就连已经成行的国企混改也倒退回去“搞成审批制”,以致中国整体改革都“拖了后腿”。
 
对此,中国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前总理朱镕基智囊高西庆,在出席十三五规划影响讨论会时声称,“中南海一直说要去产能,但一直难以做到”,“你看看所有党的文件,是啊,所有人都表示有意愿去做(改革),但不知什么原因,就是做不到。为什么?我的解释是,这个政府,从经济学角度讲,被不同的利益集团所绑架。最大的利益集团是国有企业”,“中国国企已经成为最大利益集团”,并且“绑架了中国的市场化改革”。 中国国企改革一直按兵不动的另一个原因,与国有企业错误领会了中共中央精神大有关系。2016年10月10日,在中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曾有一个讲话。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下,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必须不断发展壮大,这个问题应该是毋庸置疑的。然而,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一些人制造了不少针对国有企业的奇谈怪论,大谈‘国有企业垄断论’,宣扬‘国有企业与民争利’,‘国企是不堪的存在’,鼓吹‘私有化’、‘去国有化’、‘去主导化’,操弄所谓‘国进民退’、‘民进国退’的话题。特别是各种敌对势力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重点拿国有企业说事,恶意攻击、抹黑国有企业,宣扬‘国企不破,中国不立’,声称‘肢解’是国有企业改革的最佳方式。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些人很清楚国有企业对我们党执政、对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性,想搞乱人心、釜底抽薪。而我们有的同志也对这个问题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接受了一些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错误的观念。我们要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决不能认为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所有制问题,或者只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那就太天真了!” 
 
习近平从政治层面否决国企私有化提议,但并没有说过连带市场化改革也统统不要了。而中国国企掌门人们从“宁左勿右”的惯性思维出发,将习上述讲话意识形态化,自制牢笼作茧自缚,从而严重阻碍了国有企业改革进度。 
 
地方改革亟待破局 
 
6月27日,中国互联网流传一份湖南省常德市政府在6月22日召开的化解政府债务的专题会议内容纪要,声言要求银行针对地方政府债务展期、降息、续贷,否则将向中纪委举报。 


 
中国前总理朱镕基,在其任上主导了最大规模的“抓大放小”国企改革(图源:AFP) 
 
而就在此次常德地方债事件引发广泛担忧之前几天,6月12日,中国大陆媒体财新网曝出,同在湖南的耒阳市出现中国首例拖欠公务员工资事件,事件后耒阳市政府称国库资金已告罄。 
 
6月19日,中国央行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在一个论坛上公开讲演称,中国“地方债务,或者说‘明债’,是清楚的,风险可控。名目繁多的隐性债务,到底有多少,不大清楚。从调研过的部分地方来看,至少不低于‘明债’,有的达到3倍。这些债务风险程度如何缺少评估,在有些地方大概还是一笔糊涂账”。 
 
对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中国中央政府制定了“化解存量,严控增量”的去除地方债战略,并多次公开表示对地方债务“不救助”,省一级政府对下级政府也是持同样态度,但省级以下政府仍然认为如果出了问题特别是大问题,上级政府乃至中央政府还是要救的。习近平和中共高层还制订了债务问责地方党政一把手的纲领。 
 
中国地方政府之所以缺乏改革动机,有中共体制内人士指,中共雷霆反腐某种程度上造成官场沉寂与官员不为,亦有中共官员私下称,现在不知道怎么干,一干就出错。还有一个因素,即目前中国的改革是系统化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中央层面未动地方不敢擅动。但地中国方政府一定要明白,改革不能“等靠要”,不改革不行动就是死路一条。 
 
似乎回应中国朝野对改革迟缓的不满,并打破僵局,7月10日,上海领先中国大陆31个省区市公布了改革方案,内容涉及5大方面、20项任务、100条举措。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称,“以改革开放再出发的决心和勇气,全力打造全国新一轮全面开放新高地,努力当好新时代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 

长按二维码添加成长中国微信公众号: chengzhangzhongg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