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中国威胁论卷土重来 西方世界做好开战准备了吗?

    时间:2018-03-08 15:34    来源:多维新闻    阅读:
一场21世纪的文明冲突,正在出现极具燎原之势的“星星之火”,过去两个月,西方世界开始刮起一股“锐实力”风暴,矛头对准的,便是中国和俄罗斯两个非西方大国。因为这股有关锐实力的风暴过于凶猛,以至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两会记者会上也不得不做出回应。按照王毅的说法,“只要不怀偏见,不奉行双重标准,从中看到的绝不是什么威胁,而是满满的机遇。所谓中国威胁论可以休矣。”

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正在日益提升(图源:新华社)

“锐实力”作为不同于“硬实力”、“软实力”的新名词,最初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提出,意在提醒各国警惕“上涨中的专制主义影响力”;随后英国《经济学人》以封面报导跟进,忧心忡忡地设问:中国的锐实力,西方难以阻挡?而“软实力”概念的提出者约瑟夫·奈(Joseph Nye)亦该自觉出来说几句,就给“锐实力”扣上“信息战”的帽子?

经过此一番狂轰乱炸,加之一些实例的左证,比如澳大利亚、新西兰、德国等民主国家最近亦相继指摘中国通过政治捐献和提供免费旅游等手段,诱使当地政客或官员代表北京利益发声,“锐实力”这一新概念遂完成了量变的累积,并迅速营造出“中国威胁论”的景象。而不甘任由西方诋毁和控制的中国学者,亦闻风而动,纷纷发文批驳“锐实力”背后的舆论陷阱,并试图以“和实力”、“睿实力”、“智实力”等概念完成反击。

抛开执拗回到源头,究竟什么是西方语境下的“锐实力”?它和“硬实力”、“软实力”的异同何在?按照民主基金会学者沃克(Christopher Walker)和路德维克(Jessica Ludwig)的解释,“他们(中俄)发挥影响力的技巧,即使不是公开压迫的那种硬,但这些技巧也不能算是软的。”且因其穿透力和杀伤力,故谓之“锐实力”。

之所以“不硬”,很容易理解,因为根据约瑟夫·奈最初的定义,一个国家的“硬实力”是它的压迫能力,亦即一种军事及经济实力演变出来的功能为基础。换言之,与“锐实力”不同,“硬实力”很容易辨识、理解。而之所以“不软”,在于形式与目的的不同轨,也即看似在“软实力”的魅力攻势下,实则隐藏着“锐实力”的祸心。 具体来说,走出国门且遍地开花的孔子学院,不是为了扩大文化交流,而是为了“让政权通过不断尝试,发展出一套更能发挥影响力的工具”,“其核心目标是要分散注意力及操纵舆论”;克林姆林宫开设环球电视网络今日俄罗斯(RT),不是为了新闻传播,而是为了“加快改造全世界对俄观感及公共言论上的步伐”,“并在网上及现实世界罗织一个以令国际舆论调向有利己方为目标的强力网络。”中国大幅扩充自身在环球层面的经济及商业利益,不是为了“命运共同体”,而是“尽可能掩盖或压制中国境外批评中国共产党的声音”…… 在西方语境下,中俄作为专制政权的代表,发挥影响力的手段,也即“锐实力”,包含了“专制政权所发放的恶意及侵略本质”,是为“能穿透文化壁垒,改变西方价值观的利刃”,与“软实力”强调的吸引力相去甚远。

从“硬实力”到“软实力”,再到今天的“锐实力”,以及伴随期间从未离席的“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等论调,传统西方社会深度焦虑暴露无遗。试想一下,如果中国还是像几十年前一样一穷二白、满目疮痍,或是改革开放之初民生凋敝的那个中国,早已率先完成工业化和现代化的西方国家,会把中国放在眼里吗?显然不会。

而今西方对中国的聚焦甚至锁定,正是中国影响力日盛乃至“锐不可挡”的左证。从毛时代的“站起来”到邓时代的“富起来”,时间行进到习近平时代,也即“强起来”的时代,又碰到习近平这个政治强人,中国开始展现出愈发强劲的进取心,外交上不再“韬光养晦”,转而更加“主动出击”,军事上以“能打胜仗”为原则,科技上的发展已经让美国都感到了巨大压力,对于太空的探索亦是稳步推进。这些,不仅让西方国家感觉到不快,而且有了明显的疼痛感。为了最大限度化解焦虑、减轻痛苦,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只能寻找新的冷战对象,中俄即是最新的目标。 这也不难想象。早在1992年,日裔美籍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便藉由《历史的终结及最后的人》,宣告了西方国家自由民主制的优越性,并谓之“人类社会演化的终点”、“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

优越惯了的西方国家,亲眼目睹着一个东方国家一步步由弱变强,一步步颠覆着原有国际格局,并意图将自身发展模式和方案提供给世界各国自由选取,这是何等的反差和颠覆。从这个层面来看,西方炮制的“锐实力”概念,与其说是给中俄挖的舆论陷阱,毋宁说是自己掉进了昔时优越性与今日挫败感的陷阱中不能自拔。

因为有着强烈的意识形态先行与对于西式普世价值以及西方文明的顶礼膜拜,所以中国之“锐不可挡”,即便有和平、包容的传统文化作为底色,有源远流长的东方文明为底蕴,而且习也在多个场合反复承诺,“中国发展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中国不输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西方国家还是不相信,不相信这只醒来的狮子会不吃人。

被多维新闻冠之以“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宣言”的中共十九大报告,更加夯实了西方的认知与判断,而习近平则让这种认知被空前强化。因为中国不仅宣告了新时代的到来,而且为未来划定了明确的时间表、路线图,也即完成对自身现代化强国构建的同时,完善中国模式和中国方案的解释力、说服力。强国意味着什么?在西方的认知里,强国必霸,“修昔底德陷阱”依然是有效的国际规则;

中国模式意味着什么?不就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吗?

通过这样天衣无缝的概念嫁接,“锐实力”的提出者以及众多拥簇者,意欲实现的,并不是对“锐实力”做出有效的反击,而是凝聚一个反对中俄的共识。按照民主基金会的说法,“要应对专制国家'锐实力'带来的挑战,其他国家需要一个多方位的响应,当中需包括掀出中国及俄罗斯发挥其'锐实力'的渠道。”而约瑟夫·奈则相对中庸、平和,因为“民主国家响应锐实力时须小心谨慎,不要反应过度,如果遵照那些鼓吹以专制模式来与锐实力竞争人士的意见,便会导致自身软实力受到削弱。”何况,“勒令关闭中俄合法的软实力工具可能适得其反。”

显而易见,通过“锐实力”概念的打造,营造出一幅专制主义影响力强势而来的“末日景象”,却又不得不承认己方的束手无策,并美其名曰避免自身的“软实力”受损。难道对于中国有别于西方的发展理念和发展目标的包容,对于人类和平发展共同事业的客观认识,不该是西方自由主义该有的精神内核吗?

说到底,这场由“锐实力”作为导火索的东西方舆论战,注定与所谓的“硬实力”、“软实力”无关,而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文明冲突,只是这场冲突不再以欧美中心论为中心。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在20世纪末期即预言,世界正在变小,文化的接触会产生摩擦。而今,世界不仅足够小,而且近乎地球村,不同的文化构成的文明必然不只是摩擦,甚至最终导向冲突。

既然冲突不可避免,那么西方文明在今天真的做好准备宣战东方文明,开始这样一场冲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