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不尽的中国新闻
做最好的新闻网站

中国主汛期抗洪动用非常规手段:用火车镇住洪水

    时间:2018-07-13 10:42    来源:多维新闻    阅读:
当前中国由南往北陆续入汛,随着降水量的增大,多地已进入主汛期。北京时间7月11日,四川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消息称自11日10时起启动全省II级防汛应急响应。 
 
四川域内14个干流站、13个支流站已出现超警戒或超保证水位,其中涪江干流出现超50年一遇的洪水,涪江绵阳段水位暴涨至宝成铁路涪江铁路桥封锁警戒水位,面临建成以来最大洪水威胁。


北京时间2018年7月11日,中共执政以来涪江最大洪峰过境四川绵阳城区。
 
全长668.2公里的宝成铁路于1958年建成,由陕西省宝鸡市通往四川省成都市,是中国第一条电气化铁路,也是沟通中国西北与西南的第一条铁路干线。而此次身处重险之境的涪江铁路桥即位于宝成铁路石马坝站和绵阳北站区间,为双向并行桥梁,其中心里程上行方向为K536+613m,下行方向为K537+419m。 
 
业内人士表示,洪水对铁路桥梁的威胁,主要体现在限速水位、封锁水位两个指标上:当洪水达到一定高度、淹及大桥桥墩时,则当对列车限速,让列车把速度降下来,以安全可控的缓慢速度通过;而当洪水冒过桥墩,冲刷桥桩时,就必须封锁大桥,禁止列车通行,以保安全。


为应对建成以来最大洪水威胁,两列超45节编组的重载货物列车驶上四川涪江铁路桥,通过“重车压梁”方式增强桥梁自重以抗洪。 
 
据悉,2008年四川5•12大地震后,在唐家山堰塞湖行将泄洪之际,基于安全考虑,中国的铁道部曾要求中铁二局在48小时内对涪江铁路大桥桥墩进行加固,当时出动了3,000余名铁路工人到涪江铁路大桥进行了桥墩加固工作。 
 
从公开报道来看,被焊接的钢轨围起大块石头,在涪江铁路桥每个桥墩迎水面上挂满了由钢丝穿连起来的废旧轮胎,铁路桥两边的护坡上也堆满了被钢丝网固定的沙袋。 
 
涪江大桥是钢梁大桥,自身重量不大。而今年的汛期洪水汹涌,若任洪水继续上涨漫过大桥主体钢梁,大桥极有可能被洪水冲走。绵阳工务段技术人员参考其他同类钢结构桥梁抗洪经验,提出了以列车装载重物压制大桥,增加大桥重量的办法。


 
高速列车在广东佛山市横跨北江和西江的斜拉索新型铁路北江特大桥上飞驰(图源:VCG) 
 
 
铁路桥若面临警戒水位即意味着重大威胁,图为重庆珞璜新旧铁路桥,旧的铁路桥是中国第二座长江大桥(图源:VCG) 

经多个会商后,成都铁路局调集两列超45节编组的重载货物列车上桥,通过“重车压梁”方式增强桥梁自重,以提高洪峰对桥墩冲刷时的梁体稳定性。而“重车压梁”这种非常应急手段,是成都铁路局自上世纪50年代成立以来第一次使用。 
 
据陆媒《成都商报》报道,11日上午10时35分,第一列列车满载道砟(轨下石块),压住上行涪江大桥;11时15分左右,第二列列车压住下行涪江大桥。装满道砟的两列列车共重8,000吨,整个压制负重时间约5小时,至下午16时37分,洪水水位不再危及大桥安全时,两列镇桥列车方才驶回绵阳北站。 
 
中国人对因汛期暴雨、洪水引发的事故在生命和财产安全等方面造成的惨痛经历记忆深刻。1998年夏在长江、松花江、嫩江等主要河流干支流发生的洪水灾害曾造成过4,150人死亡,洪灾受灾人(次)3.5亿,直接经济损失逾3,000亿元人民币(1 元人民币约合0.15 美元)。


 
中国人对因洪水引发的灾难有过多次惨痛经历(图源:VCG) 
 
那一次的特大洪水也暴露出诸多水利工程质量低劣的“豆腐渣工程”,被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公开斥责,并引发了舆论场对于中国“围湖造田”等环境保护问题的热烈讨论。 
 
而据气象水文预测,受拉尼娜现象影响,今年中国气候形势复杂,气象年景总体偏差,极端天气事件可能多发。官方预测显示,今年汛期中国的防汛形势不容乐观,内陆极可能出现南北两条多雨带,长江、珠江、太湖流域等可能发生区域性暴雨洪水;黄河、海河、辽河等可能发生较大洪水。  
 
北京时间6月25日,中国政府网正式发布国务院调整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组成人员的通知,其中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担任总指挥。而中国上一次整体调整国家防总组成人员已是在5年前,当时防总总指挥由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担任。 
 
在汛期现实严峻,现有公共设施有限又或老化的前提下,如何科学决策安然渡过今年的主讯期,成为摆在中共面前的一道现实考题。 

长按二维码添加成长中国微信公众号: chengzhangzhongguo